江苏苏宁停止运营企业反哺球队的模式走不远中超走向何方

躲过了初一,躲过了十五,最终正月十七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一纸通知宣布俱乐部停止运营,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一句话:新科中超冠军江苏苏宁玩不起了。上一年的联赛冠军直接不玩了,这在世界足坛又是一个笑话。

此时他们入主江苏足球5年,拿下队史首座中超冠军仅仅过去了3个月,之前传出苏宁愿意零转让费出手寻求下家结果无人问津,照以前堂堂中超冠军球队怕也有人愿意接手,如今的结局多少有些尴尬。

苏宁俱乐部停摆其实只是母公司苏宁易购巨亏产生的连锁反应,如今苏宁易购已经停牌,2020年度的财报显示,苏宁净利润为-39.13亿,同比下降139%,而年半之前他们的市值还突破了1150亿,踩中疫情期间线上购物风口的苏宁,为什么还亏了呢?

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们的发展战略选择,另一个激进的战术打法,“多元化”的战略没有带来“多元化”的发展反而陷入了资金紧张的泥淖,“大踏步”的打法没有带来快速的资金回笼,反而造成了今年开店明年关店的悲哀。

中超球队的资金来源方式太单一了,母公司都朝不保夕,谁还有心思去认真发展足球呢?这个冬天如此多中国球队出现问题疫情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给看似繁荣的“金元中超”一记响亮的耳光。

天津泰达这支在中国足坛存在了23年的俱乐部也在2021年“寿终正寝”,苏宁、泰达退出折射出中超另一个更尴尬的现象——投资足球企业不挣钱,中超球队的自我造血能力几乎没有。苏宁今日发布的公告也指出了“从阶段性外部投入孵化到长期性自主造血发展,是足球事业发展社会化、职业化、市场化发展的必由之路。”

2016年江苏苏宁仅引援就花费7亿人民币,拉米雷斯、特谢拉等欧洲强援加盟,那是一个全中超都在烧钱的疯狂时期,每支志在有所突破的俱乐部基本每年的投资都在20亿人民币以上,恒大、国安、大连人、上港、苏宁、华夏幸福、权健、绿地申花等等都有自己野心。

目前中超球队基本都是单一企业独自投资,他们的资金来自于企业的注资,俱乐部自我运营能力根本比不过不断上涨的转会费和工资,企业投资足球也不是为了发展足球,只是让它成为自己扬名的推广方式,对于多数球队而言他们的作用和传单是一样的,主要就是起到吆喝宣传的作用。

2017年世界各国足球联赛冬季转会支出,中超排第一,中甲排第四,一时间中超成了“人傻钱多的典范”,甚至喊出了世界第六大联赛的口号,恒大多次拿下亚冠冠军,中超与韩国的K联赛、日本J联赛的排名亚洲联赛前四,但提及韩国足球我们能想到体能充沛跑不死,提到日本足球我们能想到技术流团队配合,提到中超有什么呢?——有钱。

企业要么为名,要么为利,广州恒大因为搞足球从地方性企业一跃成为全国前五的房地产巨头,企业根本不在意俱乐部是否盈利,烧钱就要好成绩,有好成绩就有好业绩,投资足球的钱会在另外的地方赚到,这就是中超球队的投资根源,至于足球如何发展得更好,或许并不是他们关心的,企业家更在意的是企业的利润而非足球的成长。

这就导致了中国联赛的成长与中国足球的成长一点关系也没有,靠着烧钱建立起的外援、名帅体系一点也帮助不了国家队,中国足球该怎样还怎样,这是国脚的身价更高了,转会费又涨了,脾气更大了,技术更臭了……

中性名称、限薪令这不是足协第一次联赛改革,可在经历了2020 年疫情后,现在这个时间段改革似乎压力巨大,前文说道企业投资足球要么为名,要么为利,他们连冠名权都捞不着,宣传功能都起不到肯定会有企业退出再加上疫情后营收减少对于投资足球的热情更会大减。

2004年中超委员会提出过球员总薪资不能超俱乐部整体营收55%的方案,但当时中超公司认为限薪不符合市场规律没有同意,但目前很多大俱乐部依然在遵守这样的营收工资帽规定,比如曼联的工资不会超过营收的50%,所有尽管目前曼联在英超的成绩并不好,但不妨碍他们是当下最赚钱的俱乐部。

中超公司的运营下各球队没有选择球衣赞助商的权利,目前中超球衣赞助属于耐克,每年1亿,但平均下来每个俱乐部每年的收入是400万,其实如果各球队单独招商能够得到钱肯定不止于此,耐克的球衣设计有很敷衍,完全模板化,也让很多俱乐部和球迷吐槽。

2019赛季的中超分红,中超冠军广州恒大获得6500万,倒数第一的北京人和也能分到6200万,转播权等分红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没多大区别。一刀切与大锅饭,中超公司的运营让很多俱乐部怨声载道,他们付出与回报完全不成正比。

当务之急是让中超球队实现自我造血,像很多欧洲球队一样自己能创造价值,中国的球迷群体一定比欧洲大,市场潜力也一定最大,但踏实做周边产品,做会员体系,做俱乐部业务拓展得并不多,每年都是母公司投钱,不建立球迷的归属感,让真正热爱这座城市,喜爱足球这项运动的人很受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